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"新,快,具活力"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单宜楠新闻博客资讯网

他是在救我们的命

发布:admin05-15分类: 娱乐

  这天凌晨,载着凉山木里森林火灾失联人员遗体的车辆抵达,当地群众自发守候在街头,送别英雄。经全力搜救,30名失联扑火人员已全部找到,27名森林消防队员和3名地方干部群众牺牲。

  “你能让我看看他们待的那个地方吗?”20岁的大刘(化名)喃喃道,从知道在木里森林火灾中,有27名森林消防队员牺牲后,他就一直无法入眠,翻来覆去看着曾经的照片,闭上眼,就是裹挟着浓烟的大火,还有令人窒息的高温。

  他熟悉这样的场景,因为他曾是其中的一员,对于两个月前才刚刚离开队伍的他而言,此次牺牲的消防队员,全都是他的兄弟。

  “原来难过到极限,是哭都哭不出来。”电话那头,大刘长久沉默,他熟悉这27个名字,他知道在冰冷的名单后,每一张年轻的笑脸和故事。

  一场大火,有如死神之手,所掠之处,生死相隔。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杜江茜徐湘东西昌报道

  木里县城不大,4月1日救火人员牺牲的消息传来后,几乎所有人都知道,杨达瓦也在那张遇难名单中。

  在离木里县林业和草原局不远的地方,边玛拉初开了个小店。几乎每天,杨达瓦都会从她店门口过。她回忆,她每天开门算是早的了,但除了偶尔早起买馒头遇得到他,基本只有晚上8点半左右,他下班时才见得到。

  在边玛拉初印象里,杨达瓦工作勤恳认真得过分,一天到晚,除了加班就是加班。边玛拉初说,她和杨达瓦算是很好的朋友,杨达瓦为人低调且热心肠,平时一旦有啥事,他都冲在第一线。路上遇到老年人走不动,他也会扶一下。“太难过了,一晚上没睡着觉。”她说,这是她听到杨达瓦牺牲之后的心情。

  木里县林草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杨达瓦从当地林业部门基层做起,后曾担任当地乡里的武装部部长和乡长,几年前,杨达瓦调回木里县林业局,担任副局长,2017年3月,杨达瓦被任命为木里县林业局局长。就在此次火灾发生前不到一个月,杨达瓦被任命为新挂牌的木里县林草局党组书记、局长。

  该工作人员回忆说,直到3月30日星期六上午,杨达瓦还在林草局加班,“本来他有个会议,要去西昌,听说发生火情之后,就给推掉了,直接去了火场。之前每次遇到森林火灾,他都会到一线去,因为他曾经负责过林业防火工作,对防火工作很熟悉,经常会亲自带领灭火队伍冲向火场。”

  工作人员称,过去两年来,杨达瓦经常加班,有时几乎没有休息日。“就在火灾发生之前没多久,杨局长还曾经去林区暗访调查。之前有一次,他徒步调查了很久,脚被磨破一层皮。杨局长对我们都很和蔼,这次杨局长遇难后,我和负责主持办公室工作的同志通电话时,那位同志一直泣不成声。”

  该工作人员介绍,杨达瓦的孩子目前正在读大学,杨达瓦的父亲今年已经80多岁了。

  4月2日,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从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村支书杨次尔处获悉,此次火灾遇难的唯一村民捌斤,本可以跟随副镇长兼武装部长王鑫一队,从左侧山体下山躲过一劫,但他自告奋勇当向导,不幸遇难。

  杨次尔告诉记者,捌斤是立尔村村民,今年49岁,家中共有老小6口人,大儿子在成都温江读大专,小儿子在木里县城上高二。

  3月30日晚上,接到上山探明火点命令后,捌斤与另外数名村民连夜行动,于凌晨四点向村委会报告了准确信息。次日,副镇长兼武装部长带领村民抵达后,捌斤原本应跟随王鑫和其他村民,从左侧山体下山。由于凉山森林消防队员对路况不熟悉,捌斤临时决定,为他们当向导。

  “我听另一个逃生的村民杨六斤说,当时他和旦珠甲初从另外一处往下走,捌斤和消防队员在一起。冒烟的地方距离他们有几百米,但是不晓得啥原因突然就爆燃了。”杨次尔说,旦珠甲初告诉他,当时两人也曾大声呼喊,让消防员赶紧跑,但无奈没有任何用。

  今年大年初二,他又一次在山里过完自己的生日。男生之间的情谊来得糙也真挚,又在一次任务结束后,十几个森林消防员顶着被山火熏黑的脸庞,围坐一起,拿着补给里的火腿和饼干,祝福这位个性内向的兄弟,往后岁月,健康平安,开心顺遂。

  从沃野千里的家乡,到凉山的原始密林,这是张成朋离开家乡的第三年。在山东的小城里,他是家中独子,和大多数有着英雄梦想的男生一样,他喜欢上网打游戏,也向往着绿色军营的集体生活。

  17岁那年,和发小大刘(化名)一起,张成朋离开家乡,来到四川。从最初的新兵连到进入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西昌大队,大刘觉得,三年下来,他们被淬炼成自己最向往的模样。

  大刘记得,两人第一次出任务,背着器具爬山灭火,胆怯和豪情两种情绪同时涌动在心头,“说不害怕都是假的,但是又觉得干成了一件大事。”

  久而弥坚,一次次往返于漫天火光和人间平静,张成朋个性越来越沉稳,他像个大人一样,开始想要为家里多做点事。

  在新兵连,他一个月850元的津贴,进入西昌大队后,收入有所增加。但是,头几个月后,他就给家里一口气汇了5000元钱。

  不过,成熟的是个性,少年心底依旧有着自己秘而不宣的欣喜。在家乡,有个张成朋喜欢的姑娘,三年了,他将女孩灿烂的笑容收藏在心里。

  “最后一次聊天,我还在劝他表白算了,但是他说,两个人隔得太远,不能照顾到人家。”顿了顿,大刘掩面,“现在,再也说不出口了。”

  3月31日晚上,接到凉山木里森林火灾任务时,中队长张浩在小队的讨论组里玩笑道:“刚出任务回来,(又要走),别再给我打电话了,打了我也不接。”

  这是他结婚的第一年,尽管他的朋友圈里分享最多的都是工作、任务、军装,但是妻子理解他的工作,每次到队里看他时,都会提着大包小包的食物,那是给其他消防员“打牙祭”的。

  同一时刻,在王佛军的朋友圈里,黑暗中,山火在身后,向前奔跑的他,匆匆回头,照片的镜头有点糊,“来,赌命”。

  王佛军一直为自己的工作自豪。就在前一天,3月30日,他还在用抑制不住自豪的语气告诉已经离开的战友,“任务完成了,非常漂亮了。”

  面对昔日伙伴,个性向来洒脱的他说:“没事,留着回忆就好,多年以后,还能一起打打电话,吹牛逼。”

  这是陕西人高继垲成为森林消防的第7年,今年刚刚把亲姐姐送出嫁的他,也会告诉伙伴,关于自己和女友的一些打算,“是要有个家了。”

  遇难后,一段高继垲7秒的口琴演奏在网上流传。“我们班长什么都会。”事实上,这位老班长,会架子鼓、笛子,面对刚到的新队员喜欢出去上网打游戏,他不声不响拿出一把吉他,迅速把“猴孩子”都吸引到身边。谁的头发长了,遮住眼睛了,他还会拿出剃刀顺手给剪个头发。

  不过,老班长严厉起来,也“招恨”,自己的身体素质在队里顶尖,他还会给新队员加练,有时候到凌晨。让其他人印象深刻的,是他一次让新队员做平板支撑,每个人撑了两个多小时。

  “那时候招恨,可是到了一线,才知道,他是在救我们的命。”面对着呛人的烟尘和密林,每一次严格的训练,都是一分全身而退的保障。

  19岁的徐鹏龙是这次遇难队员中,除了王佛军以外的另一个“00”后。每年都会在队里过生日的他,个性比张成朋还要内向,习惯把事藏在心里,可越是这样,队里的“哥哥们”,就越是悄悄关照着他,训练的时候、吃饭的时候、出任务的时候……

  这位凉山州木里县林业和草原局局长,1米8的身高,身材健壮,长期暴露在木里山区强烈的紫外线下,皮肤晒得黝黑黝黑。

  在老同学李新心中,这是个外表粗犷、内心细腻的爷们,当年,西昌林业技校1988届的学生里,全班60人,杨达瓦是班长,有组织能力,工作踏实,人缘好。

  技校三年毕业后,杨达瓦回到木里,在乡镇工作。他是藏族人,木里是他的家乡,那里蓝天白云,牛羊成群,风景优美,被称为“香巴拉”,当然,这里还有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,全县森林面积占全国百分之一左右。

  在林业部门,护林防火是重头工作。每年春节前开始,干燥的风从雅砻江河谷中刮过,带走森林中的水分,一个小火星,就能引发一场大火。

  3月30日,又一场火灾袭来。原计划去西昌开会的杨达瓦,推掉会议,上山灭火,这次,他倒在山林中,没能再回来。

  下属印象中,杨达瓦每次都亲自带队赶赴火场,“他总是冲在火场第一线,是英雄。”而在老同学们的印象中,“他才45岁,儿子正在读大学,他也是一位父亲。”

  作为凉山州森林消防支队的新闻报道员,24岁的代晋恺,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我拍了火线照片就发给您。”

  直到他离开,大家才发现,很难在他的朋友圈找到一张他自己的照片,这位喜欢摄影、写作的年轻人,更多时候,他拿着相机,记录下的是消防员,这群他眼中最可爱的人。而他留下最多的,都是他熬夜写的稿子、剪的视频。

  3月4日,他发了一条在火灾一线的视频,那时,火已经烧到眼前,他说,那是第一次体会到浓烟把自己包围的感觉。

  一次次往返于裹挟着浓烟的大火,还有令人窒息的高温。他一次次向外界普及,森林火灾真的很危险,森林消防这一群扑火人,时刻面临生死考验。发生森林火灾的地方,大多都是山高坡陡,道路难行,悬崖峭壁之地,经常遇到前面是连成线的大火,后面是百米深的悬崖沟壑,不得不背水一战的情况。

  一直以来,代晋恺说得最多的就是森林火灾。在他传的稿件、照片和视频中,多是在陡峭山崖和密林中,那群身着橘红色衣服,与大火奋战的森林消防队员。他们脸上、身上、鼻子里全是黑灰,一场火扑灭,也会累瘫,席地而睡。

  “你们负责冲锋陷阵,我负责还原现场。”这是代晋恺对自己工作的最好概括,他热爱这份工作,只是,来自他的火线照片,再也不会有了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